有一種人你從他的談話當中,就能清楚地感覺到他想要展露權威的意圖。

每次只要對話當中有提到人名,免不了總會帶出一長串顯赫的背景。例如:「我有位學弟從東京大學畢業後,就到美國的哈佛大學進修,回到日本後便一直在H大學擔任助教。他呀,最近‧‧‧」、「那個人從早稻田大學政經系畢業後,先是在××銀行擔任經理的職務,後來又被別家公司挖角‧‧‧」

他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習性,或許是覺得在誇耀友人經歷的同時,可以連帶提升自我的格調吧!但事實上,這樣的做法只會突顯出你這個人只重視外在的經歷和地位,不僅惹人反感,還透露出自己的愚昧無知。

同樣的思維還有另一種表現型式,那就是動輒端出「經理曾經說過‧‧‧」、「社訓裡面也有提到‧‧‧」等等以權勢來壓人的話。如果是因為當時有主管級的人在身邊,而不得不拍馬屁,姑且另當別論;那只能算是某些人的處世態度,無關真實性格的好壞。但倘若是肺腑之言,未免就太愚昧了。

還有一種人總是隱瞞自己心裡的想法不說,老愛拿別人當擋箭牌:「對這件事,某某人曾經表示‧‧‧」舉例來說,「最近,在捷運列車上化妝的人愈來愈多了,今天我還看到有五十多歲的歐巴桑也在車廂裡頭化妝呢!還真是被××部長給說對了!現在的女性好像都不懂得什麼叫作『害臊』。」

想要贏得別人對你聰明才智的肯定,你必須先對事物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套觀點。即使是參考自市面上優秀的著作,只要你在轉述的時候能選對場合,並正確無誤地傳達出學者或評論專家的意見,自己也確實深入咀嚼過箇中的道理,那麼便無不可。

相反地,若你只是取巧地借用他人的論調,卻完全不花腦筋去思考的話,那麼便很難讓人信服。

當我還在唸書的時候,周圍曾經有一大批同學都成了馬克斯主義的擁護者,當時他們成天都沉浸在用馬克斯的理論來分析國內外的情勢。光是這樣還不夠,他們居然還強迫身邊的人要照馬克斯的社會理論來過生活!雖然我本身思想也比較偏左派,對於馬克斯卻研究得不多。沒想到竟然因此被這群同學歸類為「資本主義者」,而屢次遭受到批評。像這樣把某個時代奉為權威的理論,當作是人類社會亙古不變的公理,不管面對任何事均一體共用的人,其實和前面所提到的例子一樣可笑。

馬克斯主義確實是很了不起的一種思想,用它的標準來為社會做體檢時,你會察覺到許許多多的問題。儘管共產國家在國際間已經失去存在的意義,但個人認為,馬克斯的思想還是有它一定的存在價值。

不過,如果凡事都要套用一百多年前的論調來做教條式的分析,同樣的話一說再說,每個人的論述還都大同小異,那又另當別論了。在這種情況下,這些馬克思主義的信徒們,說穿了也不過是一群人云亦云的普通人罷了。

好不容易最近馬克斯主義開始退燒了,緊接著另外一股勢力的興起,則又同樣是一付盛氣凌人的模樣,那就是-兩性平等主義。

誰都知道男女之間本來就有所差異,但凡事都要扯上性別岐視,並大力譴責當今社會中父權體系的部分,而且幾乎所有女性都連成一氣,異口同聲地從學校的簽到簿為什麼把男生擺在前面,一直批判到選美比賽、家事科的教育內容、CM、海報乃至文學作品、政治人物及廣播主持人的發言等,幾乎無一倖免。

每一次她們批評的模式都相同,口徑也一致不變,令人忍不住要懷疑:她們該不會是有一套固定的教戰手則吧?我承認我們的社會對女性的確不是很公平,這部分確實有必要加以改進。但是,這些兩性平等運動的革命志士成天砲口亂射,說來說去都是同一套論調,實在很難令人茍同。當事人或許以為她是在為社會的正義發聲,但事實上,周遭的人早已經對她那愚蠢無知的死板性格感到厭煩了。

做人要懂得變通。希望各位讀者千萬要記住,面對不同的情勢,你要有不同的思考和判斷,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唯有如此,你才能真正贏得別人的尊敬。

周圍人的對策

如果對方和你沒有利害關係,也不是你的部屬,你大可直接問他:「那你的想法是什麼呢?」對於這些老愛盜用他人意見來當作自己看法的人,你不妨試著打破沙鍋問到底,例如「經理的意思我知道。

所以你是說,你完全贊同他的看法囉?這又是為什麼呢?」而面對女權主義者,你可以直截了當地問她:「我知道兩性平等主義的主張,你可以不用再重覆了,我比較想聽的是你個人的看法。」

不過,對方若是你的頂頭上司,你說話就不能這麼直接了。要對付這種狐假虎威的人,最好的方法便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對方動輒搬出部門主管的名號來治你的時候,你大可拐個彎罵人:「可是總經理說過‧‧‧」這也不失為一個好對策。

自我警惕的要訣

你必須要認清楚一點:只會假藉他人的光環是沒有用的!我們在和別人對話的時候,目的是交流雙方的意見,不管你的看法有多幼稚,若不試著表達出來,那你們根本算不上是在交談。

雖然職場上的會議有時難免需要打打官腔,但終究你還是得用自己的一套邏輯來把話說得圓滿。如果像隻九官鳥一樣,只會重覆他人已經說過的話或是理論,那麼你的發言根本就沒什麼意義。

話雖如此,要當事人自己察覺這項毛病,的確不容易。因為像這樣的人已經狐假虎威成習慣了,當他利用這種手法來自抬身價時,也許是做成生意,也許博得異性的青睞,終歸也嚐到過甜頭。除非哪一次讓他真正踢到了鐵板,露出馬腳、嚐到苦頭之後,或許那時他才有可能覺悟吧?

創作者介紹

Meg 的 生活記事

meg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