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人無論碰到什麼事總喜歡唱高調、泛理想化。他們就和前面所提到的「開口閉口皆是金科玉律」的人一樣,都是些不切實際的人。只不過,他們的態度不像前者那般咄咄逼人,因此基本上可說是對旁人無傷。頂多,只會讓人覺得他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傻小子罷了。

假設這種人如果參加PTA(譯註:Parent Teacher Association家長教師協會)的聚會,被問及個人有何意見的時候-

他的感想盡是:「看到這麼多老師都是發自內心疼愛孩子們,又這麼努力地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只有感動可以形容。」、「我看到每個孩子的眼睛都閃爍著健康活潑的光采,個個又教導得這麼懂事,我真的很感動!」

就連看書,他也不忘發表感想:「這些心地純潔、為了生存努力打拼的窮人,真令我感動!」

一般國小或國中的老師裡頭,亦不乏這類的人。他們總是說:「孩子們就像天使一樣」、「孩子會讓我們體會到什麼叫作純潔的心靈」、「小孩子很純真,天底下沒有比他們更值得信賴的了」。這類型的人特別喜歡使用「純潔的心靈」、「溫柔的性情」一類的字眼,可是明明現實世界中的小孩,多的是調皮搗蛋、動不動就欺負弱小,甚至還有暴力行為的小鬼頭!而他們卻還是堅持繼續唱高調。

歸根究底,這類型的人對於現實中所發生的問題,根本缺乏應變的能力。就算他們看到骯髒的現實面,也會裝作沒看到。要不然,便是一逕地「否認到底」,藉此來逃避問題。

通常會說出這樣的話的人,他們的心地真的「很美」,儘管在他們的眼中只看得到事物美好的一面,但並無特別值得非議之處。與人相處多看對方好的一面,當然是必要的。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都盡量往好的一面看,那就代表這個人心地真的很純潔善良。但如果是講話特別愛唱高調,並不代表那個人的心地有多美。實際上,他們多半有逃避現實、試圖把自己理想中的烏托邦投射在現實世界中的傾向。

因此,會說出「小孩子很純真,天底下沒有比他們更值得信賴的了」這番話的人,很可能在現實生活中,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小孩所說的話,甚至成天開口閉口便是罵小孩。而說些不切實際的好聽話,正好可以讓這種人暫時忘卻對現實的不滿。

世事不盡完美,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在一些事件的背後,往往充滿著慾望的衝突與社會的矛盾。好比追求理想一事,任憑你如何努力,還是會遭遇到許許多多的矛盾。或者,儘管你的立意良善,卻仍然前途多桀的情形也所在多有。唯有當你看清楚現實之後,你對事物才會有正確的思考。

你若忽略了現實,光只會唱高調的話,便是道道地地的愚昧無知。因為你根本沒有仔細看清楚眼前的現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在人類的社會裡,場面話自然是少不了的。無論你走到哪兒,到處都聽得到-例如,教育界會以發展兒童身心做為他們主要的方針,而食品界則是以豐富國民的飲食生活做為主要目標,這些都可以算是說給外界聽的場面話。

可是,如果一個社會盡是充斥著場面話的話,那麼這個社會是不會進步的。要真正通過世事的考驗,有時僅憑場面話是怎麼樣也行不通的。你必須正視問題、妥善地處理它,才能真正改變現實的狀況。也唯有當你瞭解到現實的殘酷面之後,你才算是真正地長大。如果永遠都只會對人說漂亮話,就代表你這個人缺乏洞視現實的能力。

總而言之,做人不能光只會空談,你應該要密切掌握現實,努力一步步朝向理想的目標邁進,並能針對具體的方法侃侃而談,這才算是真正能夠獨當一面的大人。

周圍人的對策

基本上,那些講話喜歡唱高調或是說些場面話的人,多半都是些教育程度不差、對他人沒有妨害的人,基本上,你只要對他的話不予理會即可。如果他們沒有妨礙到身邊的人,以他們自己的那套方式過得好好的,你又何須在意他?

不過,假如有人強迫要將自己的理想論灌輸給你的話,你就必須對他言明:「你那套理想是行不通的!你要看清楚現實!」同時具體地告訴對方,要實現他所說的那套理想,在現實生活中必須採取什麼樣的配套措施?那又是多麼浩大而困難的工程?

自我警惕的要訣

世事無法盡如人意,你要隨時提醒自己瞭解現實的狀況。那就好比世上沒有永遠的壞人,也沒有永遠的好人。我們既要抱持著理想,但也不能忘卻現實。在你採取任何行動之前,必須要牢牢地記住這一點。

如果你有良好的成長背景,以致於對那些理想論充滿著堅定的信仰,那麼我勸你可以到涉谷的中央街或新宿的歌舞伎町走一趟。你只要到那些地方晃一個晚上,便會體認到這個世界並不如你想像中的美好。

或者,你自己其實已有所體會,只是礙於身份,有時不得不說些類似方針、目標一類的場面話。那麼我建議你,與其說:「小孩子都有顆天使般的心」,不如在前面補上幾個字-「我願意相信」,這句話就變成了「我願意相信每個孩子都有一顆如同天使般的心靈」。如此一來,別人便會對你留下「既懂得現實又不喪失理想」的印象,你也就不用怕自己的言行會顯得像個單純的傻瓜。

meg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