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就是天生好猜忌。

假設部門裡頭的課長正在批評別的部門的人。即使課長只是單純對其他部門的人生氣,但事情一到了好猜忌的人的口中,就會變成:「課長真正責怪的,其實不是別的部門的人,而是自己部門裡頭的×××。」

由於他指涉的對象是別人,所以周遭的人頂多會誤會:「哦-原來課長說的是×××呀!」除此之外,並不會影響大夥兒的和氣。但這種人其實也很容易陷入被害妄想的境地。假如他把這次的事件解讀成:「課長根本就是針對我在批評!」那事態就嚴重了。

這類型的人總認為:「那時候,那個人會擺出那樣的態度來,目的是為了讓我知道‧‧‧」但實際上,他所以為的根據多半都很薄弱。即使別人的行為是出自一片善意,他也有辦法將它解釋成惡意。

例如,對方明明是關心他才說:「你應該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他卻可能覺得對方是有意逼他離開工作崗位;相反地,對方若是說:「你可能累了吧?不過這事沒有你不行,還是要麻煩你。」他又會認為:「就只會指使我!想利用我幫助你昇遷,是吧?」

於是,他開始單方面累積對課長的不滿,時日一久,便逐漸形成對立的態度。而反觀課長這一方,剛開始他並沒有欺壓部屬的念頭,但隨著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反抗,課長也會開始討厭他。如此一來,部門裡的工作氣氛便會陷入低迷。更糟的是,假如這種人身為別人的主管,那麼底下被誤解的那個人,恐怕一輩子都別想有機會出頭了!因為不管事實如何,你在上司的心中已經被納入黑名單了,無論你做任何動作,他都有辦法把你想歪。

這種情形當然不僅限於職場上會發生。

即使是私下的場合,這類型的人也會為了對方一點芝麻綠豆的小事,引來偌大的揣測。明明對方說的是別人,他偏偏自己愛對號入座。

比方說,當約會的對象聊到公司裡的男同事時,她表示:「像‧‧‧那樣的人,實在是小鼻子小眼睛,一點也不討人喜歡。」這時候,性格好猜忌的人就會誤會她是在指桑罵槐,暗指自己是小鼻子小眼睛的人。

雖然神經大條的人很令人傷腦筋,但是像這樣什麼事都要扯到自己身上、過度神經質的人,更教人無法消受。這種人多少有自我意識過強的傾向。當然,最好他的自我意識過強是往正面發展-例如,當有女性表示:「像那樣的人好有男子氣概喔!」如果他直覺以為對方是在說自己,那倒還好(但要小心自信過了頭也是不好的)。問題是,通常他的第一反應都是:「對方是在責備我“不像個男人”!」總之,不管他聽到或碰到任何事,都會自然而然往不好的地方想。

一般來說,當正在交往的女性發現對方是這種男人時,通常都會逃之夭夭。不過,這世上終究不是每個人都有識人的好眼力,何況鐘鼎山林各有所好,基於種種的因素,使得這類男性還是娶得到老婆。

不過,當你擁有這樣的老公時,你的婚姻生活可就有得受了!尚未結婚前,對方還可能會稍微隱忍一下猜忌,一旦生活在一起之後,他的真面目就露出來了-隨便一、二句話,他都可能會作其他的聯想;狀況比較嚴重的,太太只是回家稍晚一點,對方可能就懷疑她是不是有了外遇。在這種人的眼中,似乎連沒有利害關係的家庭,也會是充滿了陰謀與背叛的世界!我們不能說這種人的臆測都是錯的,但事實上,他們猜測的命中率確實很低。

這類型的人根本不聽別人說話。就算你點出他對事情的解讀很有問題,他也會一口咬定是你自己「搞不懂」、「不清楚內情」。甚至他還可能繼續變本加厲下去。假如對方因此說了重話,那更是從此被他當作敵人,永無翻身之日了。

這種人的愚蠢表現在兩方面:

第一,他們壓根兒就欠缺理性、冷靜分析現況的能力。我們形容某人聰明機靈,基本上指的就是對事物的分析能力。例如: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未來會如何演變?對方對我們是抱持著什麼樣的看法?他又會作何打算?面對這些變化,能夠正確掌握、判斷形勢的人,才是真正的聰明人。相反地,因為感情用事以致立場偏頗、扭曲了事實,無疑是庸材的行為。

說他們愚蠢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是當他們在解讀事件給別人聽時,同時也把自己內在的想法給曝光了。因為猜測這種行為就意味著:我也有做過類似的思考。

換句話說,當你從別人的行為裡,看到的都是些背叛、陰謀、指桑罵槐一類的事情時,無異是在向對方坦誠:自己其實也正在做這樣的事。而隨隨便便就對外人洩底,告訴對方自己的內在有多愚蠢,更是笨蛋才有的行為。

周圍人的對策

大家不要以為這問題沒什麼大不了的,當一個人猜疑心太重的時候,有可能已經變成一種病了!這時候,就必須到醫院接受專門的輔導。

如果症狀還不至於太嚴重,就有賴周圍的人幫幫他了。可是,這種人麻煩就麻煩在他根本不聽別人的勸,不管你怎麼苦口婆心地勸他,他偏偏要堅持自己那種偏執的想法。碰到這種情形時,你得站在他的角度,用對他有利的方式來說,通常比較容易被接受。最好還能提出若干的証據,那麼說服力就更強了。例如「課長對你並沒有敵意。你看,這次他不就準備把重要的工作交待給你嗎?」

不過你要小心,萬一說服不成,他反而會把攻擊的焦點轉移到你身上。因此,奉勸你分寸要拿捏好,在對自己無害的情況下,盡量避免涉入過深。

至於兩性之間的交往,宜避免和這種人關係太密切。當你一發現對方是那種事事都要猜忌的人時,就應該立刻斷絕往來。萬一不幸你已經和他結了婚,面對另一半強烈的猜疑心,你是要逆來順受繼續維持婚姻生活?還是不願再忍耐下去要提出離婚?決定權都在你。

自我警惕的要訣

這類型的人對於自己的看法往往根深蒂固,期望他能自己察覺到自己的問題,恐怕很難。不過,如果他偶爾有機會碰到別人以同樣的方式對他說話,可能就會構成警覺。有這類毛病的人,首先要改的便是-設法讓自己的推論更具說服力一點。比方說,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解釋?這樣解釋會不會太過主觀?你要從各方面仔細做檢討。

還有一點希望你有所認知,那就是一般人在說話的時候,不見得完全心口如一,至少他不會把心裡所想的全部表現出來。

meg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