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倩蓉 攝影:李芸霈

他的創意,曾經掀起全台懷舊風潮,為他帶來上億元的年營收;卻在同時身兼創意人、投資人、管理者與經營者四種角色而疲於奔命兩年後,風光不再,還讓他揹上近億元的負債。

他是「台灣故事館」創辦人吳傳治,20076月,他將這座位在台北車站商圈、占地1500坪、號稱是亞洲最大的懷舊主題博物館出售後,暫時消失了行蹤,很多人都在關心:「吳傳治到哪裡去了?」


原味還原六○年代,台灣懷舊先驅


暴瘦十幾公斤的吳傳治回到台中老家,回到他最初將創意點石成金的地方──香蕉新樂園與上海新樂園,這兩家以懷舊為主題的餐廳,準備重新出發。

在最艱困的那段時間,躁鬱症與憂鬱症接踵襲來。有一段時間吳傳治在台北處理善後事宜,常常拿起電話打給台中的妻子說:「我想哭。」就這麼痛哭了數次,為了上億的債務,吳傳治散盡家產,房子、車子,一切歸零,當年他從無到有,今天,從有到無,重回原點。現在的他,與兩年前的他,似乎沒什麼不一樣,又彷彿有點不一樣,原來,答案就在那發白的兩鬢。


吳傳治感到非常心痛,望著遠方,他失落地說:「我承認我是失敗的,但是台灣故事館是我在創意上的極致。」


吳傳治的創意,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原汁原味地還原了1960年代的台灣,這是五十三年次的吳傳治心中台灣最美好的年代,不分族群的和平氛圍,齊心齊力為台灣的經濟起飛,熱忱地貢獻。


那個民風淳樸的年代,一景一物都帶著濃厚人情味,許多五年級生至今仍懷念不已。正是這種懷舊心態觸發了吳傳治,決心將它從夢想變為實際。


蒐集古物追尋過往,全台走透透


小時候因為家貧,吳傳治對於身邊的每件事物都十分珍惜,無論是友人贈送,或是在路邊撿到的小東西,即便是一顆石頭、別人眼中沒有價值的日常用品,在他眼中,卻是值得保留的珍寶。對於吳傳治來說,東西只有收藏,沒有丟棄,他的家裡,連床下都塞滿了他的大小收藏,孩子總是抱怨,每次全家出遊,到頭來都變成爸爸的蒐集之旅。

吳傳治蒐集老東西的範圍,大到家具廚櫃,小至廣告傳單。當年,沒有網路拍賣,吳傳治用他的雙腳,一步一步踏遍台灣各鄉村,一次又一次與鄉下老人聊天互動,又或者是聽說哪些地區有舊房子要拆遷,他帶著相機,一點一滴蒐集、記錄下這些保留台灣過去歲月痕跡的老東西。


即使現在網路拍賣盛行,很多老東西可以透過網拍獲得,吳傳治還是堅持用走透透的方式親力而為,他說:「我享受的是尋找老物的過程,不是結果。」


二十年下來,他的收藏量驚人到必須租下逾兩百坪的倉庫才能容納,也開始把這些老東西拿出來與大家分享。台中豐原的懷舊茶館是起步,因為大受歡迎,但店內陳列空間有限,他開始構思如何完整打造1960年代的台灣,讓倉庫裡這些大大小小的老東西,回到它原本應該存在的時空位置上。


這不是個容易的工程。位在台中市區內的香蕉新樂園,一進門,眼前展開的就是一條台灣早期熱鬧又親切的鄉鎮街道,從雜貨店、商號、寫真館、理髮店與戲院,這些商家不是用空洞的復古外觀呈現,而是重新被賦予生命力。商店內的每一件商品、常民用具都一樣不缺,所有老東西都回到當年正確的位置,讓人恍若返還1960年代。


帶頭打造經濟規模,給創意人機會


一般訪客不容易注意到的小細節,才更顯出吳傳治的用心,像是雜貨店外被陽光長期照射泛黃的牆壁、長期風吹雨打造成的牆壁雨痕,以及牆壁懸掛的相片與各種廣告宣傳,都是1960年代台中居民實際生活的點滴。從當年廣告的形式、早期商家申請商業執照的格式等,學美術設計出身的吳傳治,一一親手將它還原,找適合的材料,做最細膩的加工。

雜貨店裡各種商品的擺放方式,小至彈珠,大至門前停靠的一輛老式機車載著裝滿汽水的木箱,他都努力還原當時場景,看起來就像這家雜貨鋪還在營業呢!這些毫不馬虎的小細節累積起來,帶領參觀者穿梭時光隧道,返回了他們的青春歲月……


吳傳治說:「很多有創意的人只是想一想,但我是有執行能力的創意人。」他在台中相繼打造的兩家懷舊餐館──香蕉新樂園與上海新樂園,一出手就成功,創造上億元的年營收,證明他的創意,確實能吸引消費者;因為經營成績傑出,讓這位創意人不甘於只做一個創意人,更要成為創業家,吳傳治說:「台灣現在只會製造很多的創意人,但是沒有創造一個經濟規模給這些創意人。」


吳傳治相信自己有能力創造這樣的經濟規模,更希望深耕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因為,台灣創意工作者需要機會。


但是,他卻重重跌了一跤。


起落人生勇敢作夢,原點再出發


失敗是最好的老師,只是代價往往高到幾乎難以承受,兩年前那位意氣風發的吳傳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沉潛與低調,「我不該身兼數職。」他認為,如果是創業初期,身兼數職是可以並存的,但是隨著事業體逐漸成長,他沒有把經營與管理者的角色交由專業人士去負責,反而讓自己陷入又是創意人又是投資人,又是管理經營者的角色,為此疲於奔命。


吳傳治選擇面對失敗,「會失敗就是不夠。」生活、事業都歸零,夜半,怎麼都無法入睡,他強迫自己看書,靜下心來;他隨身攜帶一本空白筆記本,隨時隨地記下在腦海中浮光掠影的想法。


雖然跌落谷底,但不變的是他追求完美的性格,吳傳治就是無法接受一個文化活動可以任意抄襲,隨便舉辦。


「懷舊只是一個議題,我不是玩玩創意強說愁而已,我是打從心裡在乎這塊土地的人。」吳傳治說,他現在得先想辦法還清債務。他打算再好好整頓這兩家目前仍然持續在獲利的懷舊餐廳。


但是他仍有夢,他要打造一間百年老店博物館,還原百年前台灣各地傳統老店的風貌,再邀請這些百年老店進駐實際經營,讓無論是在地人或是觀光客都能在這間百年老店博物館內享用老店美食,還能感受當年的風貌。


對照他現在的窘境,這樣的大夢,似乎是不可能的,但對於一位創意人來說,只要夢想的火花不熄,都有機會,再一次點燃令人驚艷的創意煙火。

吳傳治/五年級生

◎香蕉新樂園人文事業總監
◎前「台灣故事館」館長



摘自【30雜誌200709月號】

meg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