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講話十分抽象,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邊。例如以下的情形-

「最近的年輕人對於他們的對象總有過度偏袒的傾向,想要改變這種情形,需要從教育方面來著手,以期能夠掌握住一個更具相對性的社會。」

聽到這段話,你一定不懂他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吧?於是,一般人通常都會接著問:「你指的是什麼?」這時候,他們又會回答:

「我的意思是,最近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把對象當作是對象來看,他們的對象不過是自我的延伸罷了。所以才會不顧一切全心袒護。想要改變這種情形,必須先讓他們瞭解到:世界萬物其實是相對的。」

透過上述例子你會發現,這類型的人愈是浪費唇舌解釋,外人反而聽得愈模糊。而且,你愈是打破沙鍋問到底,愈會深陷在五里霧中走不出來。因此,許多人乾脆就放棄追問,聽不懂就算了!

這類型的人特別喜歡將「所以」、「因此」、「必定會‧‧‧」掛在嘴巴上,事實上,別人根本聽不出他前面所說的話和後面的句子有什麼關聯。偏偏這種講話不夠坦率的人又愛用深奧的字眼,加上他們往往位居高位,以致身邊的人常會誤會:「我聽不懂該不是因為我頭腦比較差吧?看其他人好像都沒問題似的。」因而不敢開口詢問。

令人驚訝的是,儘管他們講話非常抽象,卻還是有人彷彿可以聽得懂他們在講什麼,甚至用相同的口吻與之對話!因此,有時候你會看到同樣的兩個“外星人”在交談,氣氛還熱絡得很呢!

但你可別被這樣的畫面給騙了!雖然表面上他們看似交談熱絡,雙方私底下卻未必真懂得對方在說什麼。假如他們都聽得懂對方的話,照理說應該不會使用那麼難解的詞彙。比較可能的情況是,雙方其實都不是很清楚對方到底在表達些什麼,於是只好自己擅加解釋,然後裝作一付了然於胸的樣子。

對於一些從事於學術性研究的學者專家,或許偶爾在講話時,難免會出現外人聽不懂的行話。但如果你不是這類特殊領域的專家,何況是有外人在的場合,實在不適宜拐著彎說話。

這種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他的用詞遣字皆以自我本位出發。要不然,便是張冠李戴,不知打哪本書看來的用字,硬是按照自己淺薄的解釋隨意套用,有時甚至還搞不清楚該詞的定義,便已天花亂墜地到處胡謅。你說這樣別人怎麼可能聽得懂呢?就以剛才所舉的例子來說,所謂的「偏袒傾向」、「相對性的世界」,誰聽得懂那是什麼意思呢?

就連倒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恐怕都沒人能夠真正理解。所謂的「偏袒傾向」指的究竟是什麼?它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當事人根本沒說清楚。不能具體把自己的想法詮釋清楚的人,等於你根本還未真正掌握好自己的論調。

這種人的愚昧無知可以表現在幾個方面-

首先,他講話抽象含糊,表示他對事物的理解不夠徹底。正因為理解的程度有限,所以只好利用曖昧不清的說法來掩飾。如果他對事情瞭解得夠充份,應該可以明確地表達出來,甚至援引具體的例子來解釋,讓所有人都聽得懂他在講什麼。問題是這種人就是做不到!

第二,除了和他有共同想法的人以外,他根本沒辦法用淺顯易懂的“白話文”來與人交談,這又再次顯露出他的資質弩鈍。畢竟,人們說話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別人瞭解他心中的想法,一旦對方無法接收到正確的訊息時,你自然有義務要說到讓他瞭解為止。問題是這種人又是做不到!

第三,這類型的人常以為他們高深莫測的詞句,便是智慧的展現。這樣的觀念除了愚蠢,還是愚蠢!他們或許大半都堅信自己的說話技巧很高明,對於那些聽不懂他們在表達些什麼的人,甚至還抱持著自以為是的菁英意識而予以鄙夷。實際上他們卻不知道,講話愛賣弄文詞卻不知所云的人,反而是真正的蠢蛋!

周圍人的對策

在商場上做生意,講話若是不著邊際,對對方來說會是很大的困擾。尤其當你的上司是這種人的時候,要應付他恐怕不容易吧?你如果悶不吭聲,他就會當作你都聽懂他的話了。

當上司開始發表他高深莫測的言論時,你別被他的故弄玄虛給嚇到了,儘管開口問清楚:「你剛剛所說的,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呢?」假如對方肚子裡真的有料,自然可以把話講到讓你完全明白。萬一對方還在繼續打啞謎,那就表示他的資質有限。

如果你們談話的內容關係到工作,不得已,你也只好打破沙鍋問到底了。但若和工作無關,而對方又是你的主管的話,你大可隨便搪塞過去。若對方是你的同事或朋友,則不妨直接提醒他們:「你最好再說具體一點。」

自我警惕的要訣

這類型的人有個錯誤的觀念,以為講話艱深就表示自己很聰明,致使一些再平常不過的事,他也要刻意拐著彎說話。尤其是某些在頭腦反應方面有強烈自卑感的人,說話更容易有這方面的傾向。這是因為他希望藉由這樣的表現,可以幫助自己在智能上取得一個較優越的位置。他以為這樣就能贏得別人的尊重,殊不知背地裡反而人人當他是傻瓜。

當事人只注意到自己並未真正瞭解話中的涵義,實際上,他們和蘇格拉底所說的「無知的知」是有所不同的。因為他們能夠察覺到自己的無知,本身便是一種理性的表現,應該要有人提醒他們這一點才是。

你必須有個深刻的認知:即使你碰到再複雜難解的事情,如何設法將它解釋得淺顯易懂,才是真正聰明人的表現。相對地,即使會錯意也要故弄玄虛,利用抽象的言語來包裝,絕對稱不上是智慧的表現。

愈是聰明的人,講起話來條理愈清晰,也愈容易讓人理解。利用文字遊戲混淆對方的視聽,滿足一時的優越感,也許會讓你覺得很得意,卻達不到任何溝通的作用。到頭來,只會讓對方發現你是自卑感作祟,背地裡嘲笑你的愚笨罷了。這一點你可千萬別忘了!

meg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