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在表達自己的意見時,必須說明你所依據的理由。例如,男女朋友之間如果要提分手,若是不把理由說出來,對方可能會氣瘋掉。這樣的行為在過去或許還能被容忍,尤其是男性,對於默默分手一事甚至還覺得存在著幾分詩意。然而,在這個處處都需要給別人一個充份交待的現代社會裡,關於感情的變化,對方也會要求你要給個說明。至於工作方面或是對政治、經濟的看法,那就更不用說了。

但偏偏就是有人不愛給交待。

這種人平常的講話方式不脫:「講話不要不清不楚的,這樣未免太不像樣!」、「讓小孩唸私立中學!那有什麼意義呢?」、「這件事會失敗都是你的責任!」

不用說,假如對方在說完這些話之後,有針對為什麼講話含糊就是不像樣,或讓小孩唸私立中學就是沒有意義的事、為什麼失敗的責任都在「你」,而做出詳細說明的話,那倒也無妨。問題是,這些人往往點燃了導火線之後,就沒有下文了。

當別人追問:「為什麼你會這麼說?」他總是不正面回答你,反而四兩撥千金地說:「你連這也不知道嗎?」、「你自己想想看!」、「你不用再花腦筋了,那樣鐵定行不通的!」、「那還用說嗎?」

當然,如果是上司在責備部屬的情形,偶爾的確會為了讓部屬自己去思索,而故意不說出原因來。事情的真相與優缺點,往往只有靠自己去發掘,才會成為自己切身的經驗。不過,想要說服別人又不說明理由,未免太強人所難。畢竟,要贏得別人的信賴無他,唯有你的論據有道理。因此,說不清楚事情原由的人,自我表達一定有問題!換句話說,這個人也聰明不到哪兒去。

這類型的人經常會脫口而出這樣的話:「我就是不喜歡!沒什麼好說的!」、「這純粹是個人的好惡問題,勉強不來的。」而且,不管碰到任何事,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拒絕說明理由。不,他根本連去思考的意願也沒有。

可是,除了少數生理上的自然反應,例如對味道的好惡之外,每個人的喜好應該都是有原因的。你為什麼喜歡看愛情文藝戲?或者,你為什麼特別偏好懸疑推理劇?多少應該都有道理可循。

例如,「我只要看到人家那種幸福的戀情,自己也會感覺像墜入愛河裡一般快樂,所以我喜歡看愛情戲。」或是「像那種需要你去思考兇手是誰的推理劇,整個解謎的過程就像進行一場頭腦體操一樣,很有趣的!」如果連這樣的原因都說不出來,表示你這個人根本沒有分析事理的能力。

其實,即使是對食物或味道的偏好,應該也是有原因可循的。例如:「因為我是東北人出身,特別喜歡吃麵食。」、「因為家族遺傳的關係,我很不會喝酒。」‧‧‧等等。通常你只要把理由說出來,對方也就可以理解了。而這一點基本的努力,對於人際關係來說是絕對必要的。

通常,這類型的人一碰到政治敏感性的話題,就會變得更難纏:「日本一定要再充實軍備,這樣才能預防受到敵人的攻擊。」、「只要是戰爭都不好。」至於為什麼,他卻隻字未提。或者應該說,他根本沒仔細想過原因。他不去思考最根本的道理,只會在和他抱持著同樣價值觀的人面前大放厥詞,一旦有人公開挑釁他的想法,他就會忍不住發飆。

尤其是工作方面,如果你都不說明原委,只會一味要求部屬照你的決定去做,那麼你的部屬一定會感到很頭痛。如果他開口問原因,得到的答案卻總是「你自己去想!」久而久之,他心裡必然認為這個主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樣你要部屬如何心服口服地跟隨你呢?

當你因為工作的關係,而必須和年輕一輩往來的時候,彼此的價值觀會有一大段差距,那也是很自然的事。何況,你往來的對象也不僅限於公司裡的同事,卸下公事後,你同樣會遇上許許多多有著迥異價值觀的人。屆時,倘若你依然故我,不願對人清楚表白自己想法背後的因素的話,恐怕只有落得被批為「愚昧無知」的下場了。

周圍人的對策

當你碰到這種不愛交待原因的人時,有個方法可以試著用來對付他。你可以把自己想到的幾種可能因素列出來,直接讓對方從裡頭挑一個最接近的原因。例如,你可以這樣問:「你說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請問一下,你是根據‧‧‧的原因?還是‧‧‧?」

經你這麼一問之後,就算對方原本什麼都不想,要他挑一個答案總會吧?假如做到這等地步,對方仍不為所動的話,只能說對方是個感情用事的人。但若不幸對方是你的主管,那麼你唯一能做的,便是盡量對於他的不講道理充耳不聞便是。

自我警惕的要訣

這類型的人,當他們與價值觀相同的人聚在一塊兒的時候,凡事只憑自然反應而不用花腦筋,也能得到對方的共鳴,當然覺得心情愉快囉!畢竟他只要說:「我認為‧‧‧」、「我覺得‧‧‧」對方就能明白他的想法。但是在職場上,可就沒辦法這麼順心如意了。除非你是一人公司的老闆,否則萬一碰上一個年紀差你一大截的年輕部屬,你要他照你的想法做事,卻不給他充份的理由或根據,是無法說動對方的。

有一點希望你銘記在心: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想法更是經常南轅北轍。在公司裡,基於上下倫理的關係,面對你強制性的態度,或許部屬還能忍氣吞聲地服從命令。但是,一旦跨出工作的範圍,便是人人平等的世界,沒有人會甘於服從別人。所以,將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地攤在陽光下供人檢視是很重要的。

身處在外面的世界,你必須養成一個習慣,講話不能光說:「我認為‧‧‧」後面必須再添上你的理由,例如「我覺得‧‧‧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因為‧‧‧」這句話一旦成了口頭禪,你自然而然會打開話匣子,把自己的想法表達清楚。

當然,光是這樣的訓練還不夠。你必須有個根深蒂固的觀念,那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所有的行為與現象,背後都有一定的成因及所根據的理由。面對他人的行為,你要養成習慣性的思考:「為什麼他會這麼做?」至於自己的行為,也要嘗試著用理性去分析、捕捉箇中的道理,然後訓練自己慢慢有條不紊地講出來。

meg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